0371-6777 2727

爱普生的秘密:如何成为一家“不可或缺”的公

更新时间:2019-11-19

  在日本东京的打卡圣地中,位于台场的teamLab无界美术馆位居全球十大必看展览。

  这是艺术奇才,teamLab创始人猪子寿之(Toshiyuki Inoko)带领程序员、数学家、CG动画师、画家、工程师共同完成的一个脑洞大开的作品。他宣称,“未来十年,我们将更难发觉科技的存在,因为科技会以悄无声息的方式融入生活。”

  猪子寿之将“一期一会”的设计思想借助科技的手段来表达。“一期一会”源于日本成语,它阐释的是人与当下的关系,此刻之所见非彼时之所见。当你看到繁花吐蕊,伸手相触之时,繁花却遁于无形,诧异之际,不远处又隐约乍现,然而同色不同形,同形却异色,扑上前去却又是“一期一会”。

  这些异彩纷呈的自然之物由爱普生470台互动式投影机以及520台电脑的襄助。投影机要在各种纹理、质地的材质上以及各种曲面和宽幅上高度还原灵动的色彩,展示出溪水潺潺,海浪涛涛,四时百花吐芯,星云掠空而过,山灵奔腾跳跃,甚至在透明的背板上以幽灵般的效果投射出远古艺术家的现场表演。

  无界艺术馆的奇妙之处在于,与爱普生投影机相配合的雷达精准地捕捉人们的动作,与人巧妙互动,挥手之间,站立之间,图景随形而化,满是探索的乐趣。

  1989年,爱普生推出全球第一台LCD投影机时,谁也不曾想到,未来投影机可以这么魔幻现实。之后的30年,爱普生不仅终结了此前独大的CRT投影技术,更是以高画质的3LCD技术占据了市场的主流,从2001年起,连续18年在500流明以上的投影机型中保持市场份额第一。这背后,是爱普生艰苦卓绝的技术远征之路。

  2008年7月1日,53岁的碓井稔出任精工爱普生集团总裁,这位享有“微压电之父”美誉的科学家成为公司历史上最年轻的总裁。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当年9月,全球金融危机爆发,爱普生遭遇了前所未有的重创,业绩跌至创业以来的谷底,仅有的两大事业群——打印机和电子元器件随行业双双下滑。

  震惊之余,员工们全力以赴地工作,希望挽回困局,但是经营情况未见好转。碓井稔不断地思考,问题究竟出在哪里?怎样做才能让公司重振旗鼓?

  将问题仔细梳理后,碓井稔意识到,爱普生忽视了一个最重要,也是最基本的东西,那就是用户的实际需求。而用户的需求本质上需要具有领导地位的技术来推动。

  回溯公司历史,爱普生创立于1942年,以手表制造起家。上世纪50年代业界生产的机械表每天都会偏差20秒,人们似乎也习惯了这样的偏差,但是爱普生认为一定有改进的方法。1969年,公司研发出全球第一款石英表,每日仅0.2秒的偏差,自此,日本石英表几乎干翻了瑞士机械表。

  自那之后,爱普生将在手表生产过程中积累起的“省、小、精”的技术不断发扬光大,多款前所未有的产品创造了业界的奇迹,这包括全球第一台小型电子打印机EP-101,全球第一台个人电脑用针式打印机MP-80,第一台可在家中打印照片的彩色喷墨打印机……这些独出心裁的第一让爱普生成长为销售额超过1兆日元的大型企业。

  很快,爱普生的产品与商业模式就被其他公司群起而效仿。为了应付竞争对手,爱普生把焦点放在与对手的低价竞争上,短期收益的诱惑以及生存环境的压力逐渐让公司偏离了以客户为中心的准则。

  以客户为中心必须有强大的技术做支撑,而且这样的技术必须独一无二,在市场上具有压倒性的优势。碓井稔着重做减法,聚焦爱普生的优势业务,重构公司的业务框架。他的第一个举措就是斩断智能手机液晶业务。

  精工爱普生视觉交流事业部部长内藤惠二郎先生对《商学院》记者说,当年液晶业务有智能手机和投影机两条业务线,爱普生剥离了前者,“我们是这样考虑的,虽然投影机的市场规模要小于智能手机,但我们认为,在1英寸里做200万象素的工艺难度要远超4英寸里做200万象素,我们选择在更困难的领域做第一名,这样才能保持技术优势。”而另一层原因则是,智能手机液晶屏是一个资金密集型而不是技术密集型的行业,这并不利于企业的长远发展。从日本日后手机产业的发展情况来看,也验证了这一先见之明。

  爱普生在卖掉业务线时并没有大裁员,而是把员工转往了全新的工作岗位,比如机器人、投影机、打印机等部门。碓井稔说,“我们的事业基础是建立在自有核心技术上的,这些有技术专长的工程师,尤其是半导体设备工程师,他们是不可获缺的稀缺资源。我们只是换个方式让他们更好地发挥专长。”

  在工程师的努力之下,爱普生在投影机领域的技术突飞猛进,投影亮度从300流明(注:40瓦白炽灯220伏时的光通量为340流明)提升至3万流明(注:家用投影机流明约在1500-2500流明)。为此,工程师们攻克了三大难题,一是解决了在1英寸的液晶面板上加工精确度的难题:面板是投影机的核心部件,小型化是业界的发展趋势,由最初的1.3英寸逐步降到1英寸,并且在向0.5英寸发展;二是攻克了将普通光源转换成亮度极高的激光光源的难题:激光的单色性比普通光源的光高10倍以上,在颜色表现上远高于灯泡光源,画质持久保持高亮度、色饱和度和对比度,激光光源稳定性强,可长期使用;三是攻克了零部件散热的难题:因为温度过高很容易将液晶板烧坏。在研发的过程中,内藤惠二郎很坦诚地说,“我们吃了很多的苦”。

  爱普生是最先将LCD技术应用于投影机的企业。诞生于1989年的爱普生VJP-2000是全球第一台LCD投影机,终结了市场上只有CRT技术的局面。但是LCD投影基于单片结构,性能和色彩都有缺憾,开口率和分辨率也极低。针对LCD技术的问题,市场上出现了DLP(DigitalLightProcessing,数据光学处理)技术,成为LCD技术强有力的竞争者。

  爱普生也看到了LCD技术的问题,香港六合搅珠,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开发出3LCD投影技术。3LCD可以同时投影RGB三原色,以其自然真实的色彩饱和度,惊人的细节表现,更加细腻的灰度显示征服了色彩“强迫症”患者,杜绝了DLP所产生的彩虹现象。

  自3LCD技术推出后,爱普生在投影机领域一直保持对DLP技术的竞争优势,投影方面的技术专利是最大竞争对手的1.6倍。

  当投影机行业有所下滑时,爱普生的市场份额反倒不断提升。内藤惠二郎分析认为,“这是因为用户对大画面的需求不断增加,爱普生给用户呈现的是普通液晶电视无法呈现的画面效果,比如100英寸以上的投影画面,或者在立体表面上的投影。”

  核心技术在手,爱普生在投影机领域的进击变得游刃有余。高亮度投影机与数字艺术相结合的Mapping投影在世界各国方兴未艾,Mapping投影打破了物理空间,将各种物体的表面转变成动画,产生强烈的视觉冲击力。东京的无界数字美术馆,韩国济洲岛的光之地堡,北京华尔道夫酒店的星空下午茶都是爱普生呈现的视觉杰作;针对以小型、轻便为主流的商务和生活需求,爱普生也优化了原本的微显示投影技术,让小型投影机可以装进商务人士的背包;在家庭娱乐领域,年轻一族将其作为电视和电脑屏幕的替代品……在积累了大量的显示技术的基础上,爱普生的视觉交流事业部还研发出了可穿戴设备AR智能眼镜。内藤惠二郎说,“2018财年,爱普生投影机的市场占有率已经达到38.4%,连续18年在全球市场保持第一。”

  对企业最高领导人而言,最艰难的事莫过于选择,一个失当就会牵动上万人的命运。

  碓井稔领导的是一家在全球专利数量排名居前的企业,什么都能做意味着什么都不能做。

  经济学研究的是稀缺资源的配置与利用,管理学研究的是在现有的条件下,如何通过合理的组织和人、财、物的配置,提高生产力的水平。放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背景下,公司究竟该把有限的资源配置到哪些业务中?

  2008年-2012年间,碓井稔对半导体部门进行了重组,集中优势兵力进军打印机业务。

  2011年,爱普生针对消费者往打印机中自灌墨水的“省钱”习惯,推出第一款超大容量的墨仓式打印机,香港挂牌记录求中国十大财经,一瓶数十元的墨水可以打印几千页,成本不到激光硒鼓的十分之一,更加环保,改变了打印行业靠耗材获取利润的盈利模式,转向技术驱动型的创新。墨仓式打印机推向市场后,以每年50%的速度增长,至2018财年,全球销售达4000余万台。

  说到打印技术的历史,前后经历了针式、喷墨与激光打印的三代技术演进,在1980年代,激光打印因具有速度和成本的优势而成为打印市场的主流。此后,打印机领域基本分成喷墨打印和激光打印两大阵营,在爱普生针对喷墨领域的微压电技术出来之前,喷墨打印采用的是热发泡式技术。

  精工爱普生技术研发部副本部长细野聪说,他30年前进入爱普生时,研发人员对各种打印技术进行了全面的研究,结论是微压电应该是未来打印的技术方向。爱普生的目标是要将办公室的主流打印方式从激光打印转变为喷墨打印。

  激光打印的特点是速度快,但不足之处是打印速度越快,发热就越多,且设备结构复杂,耗电多,易产生臭氧也容易卡纸;传统的热发泡技术在打印时需要加热,导致墨水中的有机物发生质变,污染空气,对喷头的损耗也大。

  而微压电技术在打印过程中无需加热,能耗低,耐用性高,也环保,可以支持各种性能卓越的墨水。这是一项精密领域的高端科技,它利用压电元件在两端电压变化的情况下伸展或收缩的特性,能够精确掌握瞬间的墨滴形态,墨滴的尺寸得到精确的控制,还原高精度的画面。

  从1993年起,爱普生开始了艰苦的探索。微压电之路并不乐观,其他厂商曾经在压电技术领域进行过探索,但无功而返。竞争对手惠普、佳能、IBM都集中在热发泡技术阵营。好在手表生产工艺为爱普生积累了独有的精密加工的能力。

  2007年,爱普生开发出薄膜压电(TFP)打印头,2013年,在TFP基础上,爱普生开发了独有的PrecisionCore™喷墨打印头,2017年,推出PrecisionCore™Linehead(高速微压电阵列打印头),打印头上装备的PrecisionCore Micro TFP 打印芯片是“省、小、精”技术的集中体现,在1.33英寸的打印芯片上排列着两排,每排400个直径2微米的精细喷嘴。企业级墨仓式阵列复合机WF-C20590的打印速度高达100ppm(每分钟100张),速度比有些激光打印机快一倍,而打印一张所耗电力是一些激光打印机的八分之一,产生的废弃物也会减少一半。

  以企业级墨仓式阵列复合机WF-C20590的测试为例,每分钟打印100张纸时的耗电是320瓦,激光打印机同等条件下的耗电是5000瓦-7000瓦,墨仓式打印机产生的废弃物减少一半,打印速度也比一些激光打印机快一倍。与激光打印机相比,零部件更换次数和耗材消耗量减少高达50%。

  细野聪说,“我们原创性的研究主要是依靠自己的创造性研发,但在开发第二代产品时,会按照消费者对第一代产品提出的问题进行改进。”

  这是爱普生典型的垂直整合的商业模式:即收集各领域、各个消费者的需求,将意见反馈至研发部门,之后将改进的产品再次提供给客户,如此循环往复,向市场提供更具竞争力的产品,给客户带去更好的产品价值。

  “很多人受传统观念影响,深信激光打印机适合办公室使用,毕竟激光打印技术在市场上已经很久了,要改变这个观念并不容易,世外桃园东营年会策划公司,我们需要耐心地去传达墨仓式打印机的优势。”细野聪说。

  但是消费者对成本、性能和环保是敏感的,墨仓式打印机的市场份额正在不断扩大,“有些地区墨仓式®打印机市场份额是10%,但是普及率较高的地区已经达到40%左右,所以我们需要一些时间来改变人们的观念。”

  此后,爱普生决定停产激光打印机,全力出击墨仓打印机。在这场技术的竞争中,爱普生究竟是孤注一掷还是高瞻远瞩?碓井稔说,在技术选型时,“爱普生不仅仅关注技术上的创新,同时也十分关注贸易、生育率下降、老龄化、环境等社会问题。”

  爱普生总部附近的诹访湖到了冬天,湖面会结冰,形成一米左右的冰墙,谓之“御神渡”,但是由于全球气候变暖,近几年这一奇景在逐渐消失。“作为一家专注于为现实世界创造价值的企业,爱普生责无旁贷,应该从社会发展的大势中寻找正确的发展方向,响应社会的期待,这才是最重要的事。”

  经过多年努力,如今,PrecisionCore™喷墨打印头已经可以像当初规划的那样,如乐高积木般通过打印芯片模块化的组合来拓展应用性能,从工业印刷、纺织印刷到商务文档和家用打印都能提供支持。

  掌握了核心技术之后,爱普生开始考虑通过开放式创新来改变印刷产业原有的作业模式。比如减少印刷环节的污染,将图像直接打印在塑料瓶或者玻璃瓶上,直接打印在电路基板上。

  在大幅面打印领域,尤其是高污染的纺织印染行业,爱普生位于诹访总部的亚洲数码印花解决方案中心(TSC Asia)正在展示其重要性。

  在全球范围内,大幅面数码印刷业务多集中在影像输出、广告输出、印染、标签印刷领域,但是在印染行业,传统丝网印刷还占主流,因此有很大的市场容量和发展空间。

  经过多年研发,配备有Precision Core打印头的蒙娜丽莎数码印花机系列为印染行业提供了一个灵活高效的大幅面输出解决方案,能够处理包括丝、羊毛、尼龙、棉、粘胶纤维、聚酯在内的各种材料,并且有一整套印前、印中、印后的工艺和解决方案。

  传统印刷需要一个半月到两个月才能完成的印刷物,数码印花只需要3天-2周就可以完成,而且更加安全、清洁、环保,适合于小批量生产。世界奢侈品服装品牌在前期打样和小批量试制环节都已经采用数码印花解决方案来缩短工期,接下来快时尚、大众时尚都在采用数码印刷的方案。

  在爱普生诹访总部的博物馆内,有一个1993年制造的当时世界上最小的机器人,这是爱普生在有限的技术条件下的一个小小的尝试,至今这个小机器人依然可以在光的引导下行进。

  很多人并不知道,爱普生还是小型精密机器人领域的全球领军者,其中,SCARA机器人的销售量已经连续八年全球市场占有率第一。

  机器人事业部的起步还要追溯至为精工手表生产线开发的一套自动装配机械臂。由于日本长期面临劳动力短缺,不少公司把工厂转移至中国或东南亚地区,但爱普生却执意保留从研发到制造的全产业链。

  其后,爱普生看到了制造业升级的挑战,人手已经很难满足精细化生产的需求,比如制造精确度为正负1微米的零部件,于是逐渐将机器人作为一个事业来发展。

  结合“省、小、精技术”,爱普生在制造领域创新出了融合传感和智能的核心技术。比如针对零部件供料系统使用的振动送料机,爱普生研发出DSL设备,给机器人配备了智能图像识别摄像头,为机器人装上“眼”。先是送料机通过振动的方式分散零部件,摄像机分辨出形状、正反面和方向,挑选合适的零部件进行供料,即使是形状不同的零部件,也可以只用一个送料机来完成精确的处理和挑选。

  “机器人制造最为核心的关键零部件是传感器,因为一定要用传感器来准确、快速地把握反馈动作指令,爱普生这方面的竞争优势来自于石英表制造上的传感器技术。”精工爱普生机器人解决方案事业部部长吉田佳史先生说。

  爱普生为机器人开发的压力传感器,相当于给机器人装上了“手”。通过微压电晶体技术,最高分辨率可实现最小力0.1N。

  单是“手眼”俱全还不够,为了提高机器人的灵活度,吉田佳史说,“爱普生还在与国内外的大学合作,共同开发机器人的软件控制系统,研发机器学习,积累人工智能方面的技术,以便更准确地使用‘手’和‘眼’,帮助修正动作轨迹,提高工作效率,节省安装空间。”

  具有“省、小、精”特色的爱普生机器人可以安装在天花板上,放置在桌面上也可以采用壁挂式,最大化的节省生产空间。爱普生工厂内尖端喷墨打印头的组装就采用了这些机器人。爱普生在生产过程中积累起大量的经验,不仅能为客户提供单一的机器人产品,还能提供整体打包解决方案,包括机器人周边的传感技术、图像处理技术以及多种产线年,爱普生在中国设立了咨询办公室。

  如今,爱普生机器人业务的销售网络遍布全球80多个国家和地区,部署在电子元器件领域、汽车领域以及零部件的组装中。2011年,爱普生机器人工厂在中国深圳投产,为这个全球最大的机器人市场提供多种自动化产品。

  配合中国先进制造的相关政策,爱普生希望在5G、能源和太阳能等重点领域发力。在产品和服务方面,为操作者提供培训,业务范围也将从中国的东南沿海地区向内地延伸。

  吉田佳史说,爱普生机器人的价值可以概括为三点:一是在“省、小、精技术”的基础上,机器人使用的传感器和软件;二是提升制造业的技术力量;三是在全球构建销售网络。

  目前机器人事业部的销售额占爱普生整体销售额的2%左右。吉田佳史说,“我们设定的目标是机器人销售额达到1000亿日元,让销售额占比提高到8%。”

  2016年,碓井稔正式发布“Epson 25长期企业愿景”,明确以“省、小、精”技术为基础,将公司的业务清晰地划分为喷墨、视觉、可穿戴产品与机器人这四大事业领域,目标是成为一家“不可或缺的公司”。这既是对既有优势业务的进一步深化,也提出了未来的产业方向。

  从创业之初,爱普生就专注于创新和自主知识产权。与其他日本公司把总部设在东京、大阪等大城市不同的是,它把总部及境内的生产、办公地点集中在长野县,之所以这样布局,是希望保证从核心技术研发、产品设计到量产的垂直整合商业模式更加高效,有效缩短新产品研发上线周期,并且保障各事业部之间的协作更加顺畅。

  2019年,精工爱普生集团再次入选“2018-19年度德温特全球创新者100强”榜单。在2017年专利持有量排名中,爱普生在日本排名第9,在美国排名第22,在中国排名第16(中国排名仅限外国公司)。


本港台j2| 跑狗图| 王中王铁算盘开奖结果| www.40566.com| www.93342.com| www.444870.com| 创富高手论坛| 广发心水论坛| 买码网| 新版跑狗图| 财神爷心水论坛| 香港特马资料999973|